历史

第2章(1 / 3)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宁亦惟拿了一杯,放到唇边,闻到有些怪异的甜酒味,就又把杯子移开了,要求周子睿:“一起喝吧。”

于是周子睿也端起了一杯,两人同时缓缓地举杯,喝了一口。

熟悉的冰绿茶饮料味中突然掺进不浓不淡的酒味,像饮料变质的口感,让宁亦惟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他含着酒去看周子睿,发现周子睿已经率先把酒咽下去了,虽说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宁亦惟又含了一会儿,才克服心理障碍费劲地吞了酒,苦着脸对周子睿说:“太难喝了。”

“确,确实,”周子睿放下了酒杯,赞同宁亦惟,又问,“亦惟,你为,为什么突然要来酒吧?”

出租车在酒吧门口停下,宁亦惟和周子睿下了车,硬着头皮经过门口一排穿西装的黑人,颇有些缩手缩脚地跟在两个客人后面,交了入场费走进去。

大门一开,激光烟雾伴着强烈的音浪一起涌上来,将宁亦惟和周子睿团团裹住。

台上的dj在播暖场set,舞池里人不算太多,但大面积的黑暗和空气中混杂的刺鼻烟酒味还是让宁亦惟和周子睿紧紧挨到了一起。

在大厅不知所措地站了大约两分钟后,宁亦惟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他随手拉住了一个服务生,问哪儿有位置能坐。

服务生微微愣了一下,和同事沟通后,带他们去了一个未预定的卡座。

宁亦惟伸手拿了一颗草莓,塞进嘴里,又给周子睿也拿了一颗。

“说不清,”宁亦惟含糊地说,“就是想来看看。”

好几年前梁崇还在D大上学,住在校外,房子离宁亦惟的D大附中很近,宁亦惟总去梁崇家蹭网查东西。

梁崇有个损友,姓王,有一回来梁崇家里,非拽着梁崇去酒吧,说有人在等梁崇。梁崇推脱说要给宁亦惟管饭,不方便。

宁亦惟在一旁听见了,便顺口问酒吧是干什么的地方,谁在等梁崇。

宁亦惟拿过酒单,看了一会儿,分不清酒的种类,随便点了一个香槟套餐,凑满了低消。周子睿则全程一言不发,缩在宁亦惟旁边,呆呆看着舞池群魔乱舞。

等服务生走了,周子睿附到宁亦惟耳边,紧张地说:“亦惟,我们待,待到什么时候?”

宁亦惟把两个人的书包堆在一起,想了想,说:“得把东西吃完,不能浪费。”

不多时,酒和小吃都摆上桌了,服务生大概是看他们跟本行业气场过于不和,就周到地给他们用绿茶兑了几杯酒,解释说:“兑一兑会好喝一点。”

店里人多起来,服务生到别处去了,两人相对无语地看了一会儿,周子睿问宁亦惟:“谁先喝?”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影帝们的公寓 乖乖小夫郎 初恋来迟 观鹤笔记 爱情短片 渴情昼夜 刀尖舔蜜 今朝欢愉 何生枷锁 替身养猪去了[快穿]